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罗平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18:12:4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罗平白癜风医院,北京一般性治疗白癜风大概多少钱,常宁白癜风医院,河南能否根治白癜风 ,黑龙江能治白癜风的设备,江北白癜风医院,汶上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诗意而哲学的“谁院”

穿行于晴空下旷野的安静和沉寂,远远地看见一座村庄,走近了又看见村庄里有一座“城”。那座城,气定神闲,满目氤氲,绵延着意韵悠长、如丝如缕的文化气韵。

村庄叫寇庄,城叫“十二连城”,又叫“谁院”。这座全部由青石碹就的窑洞城堡,有一种神秘的气场,在塞北广袤的大地上,兀自端然80余载。它久历岁月的风华与苍凉,它不被时光淹没的脱俗和端庄,让人走近了就倍感亲切,离开了还在深情回想。

窑洞套着窑洞,回廊连着回廊,浮雕衬着浮雕,还有从《论语》中走来的楹联题匾。讶然于这份文化守候的淡然平静何以在乡间一直存在并愈久弥香,讶然于这份宁静致远的人生境界在乡村的完美表述与意义延伸。

是的,这座城堡里藏着一个动人的故事。

民国二十一年夏天,寇庄村上空祥云缭绕、微风轻拂,李树洲站在大院里,看着刚刚落成的56孔青石窑洞,一种心满意足的神情洋溢在脸上。他踱步到院落的东北门,久久地凝视着门楣,心里涌动着一种复杂的情绪。

李树洲为清末举人,曾到日本留学,留学归来后做过河北国民政府专管盐税的官员及宁远县代县长。他学识渊博,担任过朔县一高小学校校长;后来经商,赚钱后回乡修建院落。作为乡绅的李树洲无论在经商的道路上走得多远,心中那团文化情结都始终浓得像化不开的墨汁,而耕读传家的家风,也一直深刻地影响着他。

此时,他望着拱券石门,想着应该拜会县长纪泽蒲,请纪县长为这座青石大院题写门匾,得一个寓意深远高雅别致的院名儿。

民国时期,中国社会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,朔县地区的经济也在急剧地发展变化。从民国建立后至抗战前,山西推行“用民政治”,注重发展经济,社会相对稳定,朔县经济呈现出发展的态势,并在民国二十五年达到最高峰。在此期间,李树洲建起了这座民居群落。

一日上午,李树洲拜会了纪县长,请纪县长为大院题名。县长曰:“此非子之院也耶?”李树洲答曰:“唯唯,否否,自我筑之为我之院,自我居之为我之院,靖节先生曰:吾亦爱吾庐,然则吾宁不爱我院焉?唯是沧海桑田、桑田沧海,吾焉知今日之我不为非有日之我,吾又安禁其为我居之院,不转而非我居之院?”纪泽蒲曰:“是以"谁院"也。”李树洲曰:“噫,吾庐谁院,其意殊,其为达观也——而已矣,先生亦高世之士欤?”

这段话的大意是说,县长问,这是不是你的院?李树洲回答说,我建造的时候是我的院,我居住的时候是我的院,陶渊明先生也说了,我爱我的草庐,但沧海桑田,我不知道今日的我是不是以后的我,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居住的院今后是不是我的院,也不知道是谁的院。于是,纪泽蒲题名:“谁院”。

“谁院”,由此,诗意而哲学地存在于苍苍茫茫的塞北土地上了。

当我们走进这座民居群落,会惊奇地发现,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城堡。在我们欣赏这座“回”字型大院的时候,竟为它着迷了:它迷宫似的布局,穹窿式的窑洞很是阔大,青石碹就的郁郁苍翠,古朴典雅的窗棂变化,精湛绝美的石刻浮雕,再加上暗道地宫,互相联通,曲径通幽,我不仅惊叹其建构的巧妙,更惊叹主人对这座院落赋予其含义的匠心独用了。

东北门为院落正门,正门两侧用青石雕刻着一副门联,上联是“半村半堡”,下联是“可读可耕”,门额为庄园名称“谁院”。“半村半堡”是指“谁院”似村落而不同凡响,像城堡更显雄壮气派;“可读可耕”指“谁院”主人边侍弄庄稼、边饱读诗书、边关心时政,可进可退。文字皆为纪泽蒲所题写。

“谁院”这个院名极其简练,但意韵深邃,体现出浓厚的文化底蕴和深刻的哲学内涵,结合当时内忧外患的时局,“谁院”之名更具现实意义——不仅大院归属未定,即使国家也处于危亡之时;不仅表现了当时时局动荡的社会环境,而且表达出一种对待物质的旷达胸怀,充满了哲学的思辨意味。

李树洲后来为避开各种矛盾,舍弃城堡,远走内蒙古。“谁院”,成为了真实的“谁院”;“谁院”,留下的不只是念想,还有对人生的思索。

大院还有一道东门,大门左右同样镶嵌着精心锤錾的条石,上面雕刻着门联:“常耻躬之不逮”“欲寡过而未能”,这两句出自《论语》。门额是“静远”。意思是“谁院”主人经常反省自己,感到自己力不从心,许多事不能自己亲身去做、达到尽善尽美,很是惭愧;由于时事动荡、内忧外患,人所追求的安居乐业也不能做到。“静远”是指“宁静致远”,是“谁院”主人所追求的一种精神境界,此处的“静”是动中之静、静中求远。

“谁院”与黄土高原自然环境浑然天成,透露出一种古朴苍凉之美。站在院中,重新品味,更觉“谁院”涵义深远,需郑重了心情方可明白一二。人生在世,芸芸众生,皆为物质所累,看不清,悟不透,舍不得;而肉身终会消失、物质化为烟尘。今日是我之院,他日不知谁之院;今日,我在,他日,我无,有我无我,世界皆然。不可将物质太过看重了,应该像“谁院”主人一般参悟人生,宁静致远,平淡处世,是为生活之高境界。

听说,李树洲的后代从内蒙古回来看望过这座宅院,其心情心境不得而知了。时光漫漫,流年旧影,当我从古堡中走出,望着蓝天上舒卷的白云,心中涌起的是对岁月不尽的眷恋和对往事的无限怀恋,那长长的思索也在盘绕、再盘绕。

边云芳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山东治白癜风的西医